巨匠軼事 | 茅盾一生中曾兩次翻譯《簡·愛》

作者:Judith 發表日期:2018-09-18 08:08:51


夏洛蒂·勃朗特的《簡·愛》,以其優美的文字和深刻的思想內涵在世界文學中佔據獨特的位置。在中國,這部傳世名作也被翻譯成眾多版本風靡至今。記者從昨天在滬舉行的中國作家手稿與文本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上獲悉,我國現代著名作家茅盾一生中曾兩次翻譯過《簡·愛》,但基於各種原因都在中途停止。第二次的未完成手稿新近在上海圖書館中國文化名人手稿館被發現。同時被發掘出的還有一封《簡·愛》最早中文全譯者李霽野寫給茅盾的信。這封佚信是兩位文化老人的最後一次往來通信,此前從未公開過。

這封佚信由茅盾之子韋韜於上世紀九十年代捐贈上海圖書館,捐贈時附信封一枚,郵票完好。

李霽野收到回信不到一個月,茅盾便與世長辭

這兩個最新發現,始於上海圖書館今年春天與大英圖書館聯合舉辦的「文苑英華——來自大英圖書館的珍寶」展。這是兩家圖書館之間的首次深度合作,也是中英兩國一次意義深遠的人文交流。展覽中,大英圖書館提供了五位英國文學巨匠——夏洛蒂·勃朗特、D.H.勞倫斯、珀西·比西·雪萊、T.S.艾略特、查爾斯·狄更斯的手稿原件;而上海圖書館則結合中國出版的各類文獻實物和該館中國文化名人手稿館館藏,向人們直觀呈現英國文學如何通過中文譯著、編著與上海這座城市產生共鳴。

這封李霽野寫給茅盾的信,是兩位文化老人的最後一次往來通信,此前從未公開過。

備展期間,上海圖書館中國文化名人手稿館館員劉明輝在對館藏的八萬餘件書信和手稿進行遴選時,發現了一封李霽野寫給茅盾的信。該信未見於二人的全集、書信集和文集等相關文獻及學界的研究論述,確定為佚信。它由茅盾之子韋韜於上世紀九十年代捐贈上海圖書館,捐贈時附信封一枚,郵票完好,郵戳未顯示寄信年份,信件的落款也只有幾月幾日。

這封信的正文只有短短200字不到。信中,李霽野提出希望重讀茅盾「曾於卅年代寫評《簡·愛》一文」,理由是「我對您提的某一句譯法很感興趣,我原也是照您的句子譯的,別人提議改,我改了。」這不禁讓人好奇:李霽野信中說的是哪一句譯法?誰提出修改建議?信寫於哪一年?茅盾收信後是否回了信?經過數月的認真探究和相關文獻佐證,劉明輝考證出寫信年代為1980年,當時李霽野76歲,茅盾84歲高齡。次年,李霽野收到了回信,不到一個月茅盾便與世長辭。這封信成為兩位老人最後的一次往來通信。

上海圖書館收藏的茅盾的未完成譯稿,文首標註出的「珍雅兒(JANE EYRE)」泄露了「天機」。

通過文本細讀和內容分析,一段鮮為人知的譯壇往事被打撈出來。目前學界已知的一個說法是:李霽野翻譯出《簡·愛》第一個中文全譯本後,最早聯繫的出版機構是中華書局。他曾於1933年7月20日寫信給中華書局,欲將譯稿出售給該書局,但被時任編輯所所長的舒新城批示「不用」。此信目前藏於中華書局的檔案中,是一個重要的見證。但是,劉明輝根據《胡適遺稿及秘藏書信》的記載發現,在此之前,李霽野曾主動聯繫周作人,請他轉給胡適看稿,希望能向胡適主持的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出售翻譯稿,但沒有獲得響應。據李霽野撰寫的《悼念茅盾同志》一文的回憶,他寫給茅盾的信中提及的「別人提議」中的「別人」正是胡適。而在向胡適薦稿失敗後,李霽野又向中華書局做出了推薦。

《簡·愛》中文譯著,曾經歷了曲折的出版過程

那麼,中華書局為何沒有接受這份譯稿?「理由是舒新城早先已約請了一位文壇大家來翻譯這部作品,這位大家即是茅盾。」劉明輝告訴記者,從茅盾與舒新城的往來書信中可以看出,早在1931年,舒新城就請茅盾來翻譯《簡·愛》,1932年因戰爭原因中止翻譯。這是茅盾第一次翻譯《簡·愛》。第二次,則是 1935年鄭振鐸編《世界文庫》,邀請茅盾翻譯一篇連載的長篇小說。這件事在茅盾的晚年回憶文章《一九三五年記事》中曾被提及:「我答應了。當時我打算翻譯英國女作家勃朗特的《簡·愛》。我讀過伍光建譯的本子(伍譯叫《孤女飄零記》),覺得他的譯文刪節太多了,所以想重譯。可是才開了一個頭,就被雜事打斷了。看交稿的日子漸進,又不願意邊譯邊載,只好放棄了原計劃,改譯了一篇比昂遜的散文《我的回憶》。」

茅盾的《簡·愛》第二次未完成譯稿封面名為《珍雅兒》(第一冊),以黑色鋼筆書寫於綠色硬封面的筆記本。

循着這一線索,劉明輝竟在中國文化名人手稿館茅盾名下的1215條記錄里驚喜地發現了《簡·愛》第二次未完成譯稿。它同樣出自茅盾之子韋韜捐贈,於1996年3月入藏上海圖書館,包含了「第一章」至「第三章」的譯文,共計16頁。該譯稿封面名為《珍雅兒》(第一冊),以黑色鋼筆書寫於綠色硬封面的筆記本。乍一看,不容易發現是《簡·愛》的譯稿,但文首標註出的作品英文名「珍雅兒(JANE EYRE)」泄露了 「天機」。「正是因其譯名與後來通行譯名相距甚遠,以致入藏22年未被注意。」劉明輝透露,茅盾的這一未完成全文採用豎排格式,字跡端正雋秀、行文整齊,改動處不多。作品封面既然寫「第一冊」,可以看出茅盾有譯完的規劃。從文始到文末,筆力一致,呈現穩定的狀態,折射出書寫者處於較好的身體和精神狀態。由此可知翻譯的中止並非由於健康因素,正可對應茅盾自述的「可是才開了一個頭,被雜事打斷了」。

「在戰爭的炮火中,李霽野和茅盾幾乎同時在翻譯《簡·愛》,彼此互不知曉;約五十年後,李霽野向茅盾致信請益,仍不知當時中華書局拒收自己譯稿的緣由,而茅盾也從未提及自己這份半途而廢的棄稿。」劉明輝說,在感嘆《簡·愛》譯著出版波折的同時,也可以看到,上世紀三十年代《簡·愛》已受到國內有識之士不約而同的關注。

文章來源 / 文匯報

圖片來源 /  上海圖書館

作者 / 李婷

監製 / 淵默、大白

編輯 /  小西

中英翻譯是該公司的主推業務之一,與有合作的大型企業進行商業洽談,合同簽訂等專案的運作,背後都離不開啟思翻譯服務有限公司的鼎力相助.現代企業跨國合作已是不可阻擋之勢,但是相應的企業間進行國際交流的能力有待提高,如果要達成合作不僅要瞭解一個公司的企業文化和發展歷程,甚至要瞭解這一公司所屬國家的傳統文化,而這些都需要專業的翻譯公司來幫助完成.


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何建明,中國民生銀行社會責任管理委員會代表單宇紅,《百年巨匠》出品人、總策劃楊京島,《百年巨匠》文學篇總導演肖同慶共同為《百年巨匠》文學篇開機揭幕

郭沫若女兒郭平英出席《百年巨匠》文學篇開機儀式與《百年巨匠》出品人、總策劃楊京島合影

《百年巨匠》文學篇開機儀式後出席嘉賓合影



走近巨匠 | 黃胄:筆走龍蛇點畫出心

走近巨匠 | 沈尹默:書法曾「俗在其骨」,何以成為一代大家?

巨匠軼事 | 老舍:對白石翁為人與繪畫,我最佩服

巨匠軼事丨1966年8月24日,老舍最後一次出門,再沒回來

走近巨匠 | 吟《寬心謠》,賞趙朴初書法,越看越寬心

名家話巨匠 | 王魯湘:黃賓虹就是「中國的塞尚」

名家話巨匠 | 楊先讓:黃胄的精神在中國美術界是可歌可頌的

拍攝紀實 | 《百年巨匠·建築篇》攝製組走進大西南

林散之談書法:有創見,不動搖,不趨時髦,不求藝外之物

《百年巨匠·建築篇》攝製組:感悟先賢智慧 揭秘塵封檔案

李苦禪:我是一輩子的教書匠

齊白石:畫草蟲的大家  畫山水的異類

名家話巨匠 | 啟功先生對金錢毫不在乎,隨手送人的字太多了

拍攝紀實 | 《百年巨匠·建築篇》攝製組走進河北

巨匠軼事 | 李可染:我是時間的窮人

關於我們


由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中央廣播電視總台、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央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集團)、百年藝尊(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銀谷藝術館等聯合攝製的《百年巨匠》,是我國第一部聚焦20世紀人文、科技領域大師巨匠的大型人物傳記紀錄片。《百年巨匠》第一季分為美術篇、書法篇、京劇篇、話劇篇、音樂篇、文學篇,共110集。《百年巨匠》第二季由建築篇拉開帷幕。
《百年巨匠》已在中央電視台(一套、三套、九套、十套、發現頻道、國際頻道)、中國教育電視台、北京電視台(光陰、博覽欄目)、重慶衛視、浙江衛視、黑龍江衛視、山東衛視、河南衛視、甘肅衛視、新疆衛視、青海衛視、寧夏衛視、西藏衛視、廣東衛視、廣西衛視、北京紀實高清頻道、上海紀實頻道等國內80餘家省級衛視、地方電視台,以及馬來西亞電視台等海外電視台播出,受到廣泛好評。《百年巨匠》已獲7項紀錄片獎項。
《百年巨匠》連續三年立項中宣部、國務院新聞辦組織實施的「紀錄中國」傳播工程,被列為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2018年紀錄片重點項目,是中央廣播電視總台重大主題主線宣傳暨重點選題項目,並獲得國家藝術基金、中國文學藝術基金會、中華藝文基金會、北京文化藝術基金、北京市文化創新發展資金資助。
《百年巨匠》系列叢書連續三年被教育部、文化和旅遊部、財政部列為高雅藝術進校園教材。中共中央組織部「中國共產黨員網」將《百年巨匠》美術篇紀錄片、書籍作為視頻教材和知識講座內容。2017年,《百年巨匠》影像製品入選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全國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向全國老年人推薦的優秀出版物。2018年,《百年巨匠》系列叢書(10卷)被評為2017年度全國文化遺產優秀圖書。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7202462&ver=1128&signature=ged-kF528qnommdX7awM29nGZ*iBJNq3NGnoC43HURIObfcTPlv9rVdHlIhHl6D7RXEjoh*qe12w4M13hnC22GV6D-2E5RQGJ25iNglqmW5A3Odyn5lF7BkgZN0*sN*E&new=1




Tag:
本文鏈接:http://www.hosepvc.com/1751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