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有多缺愛,出軌的男人你還愛?

作者:Amanda 發表日期:2018-06-29 12:32:14

第1章 婚禮進行時

江若彤一身白紗站在教堂高高的台上。

今天,是她的大喜之日,她的丈夫是a市最大財團孟氏財團的二公子孟寒琛,a市第一美男,擁有無數女粉絲,是典型的高富帥。

可是,他卻沒有出現,而是將她仍在教堂獨子面對此時的難堪和尷尬。

江若彤冷笑一聲,心裏腹誹:孟寒琛,你真夠不要臉!

台下,無數記者舉着話筒湊到台下,閃光燈咔嚓咔嚓的閃爍,照亮了江若彤那張精緻又有些蒼白的小臉兒。

"江小姐,今日是你和二少的大喜之日,可二少卻和蘇家小姐蘇茹出入孟菲斯酒店,這件事你怎麼看?"

"孟先生,孟夫人,二少和蘇茹相好你們知道嗎?"

江若彤看着台下一大票的記者,頗有一副虎狼之勢,都想搶佔這個頭條。

孟家二老的臉色鐵青,雖然她們的兒子花名在外,可向來知道分寸,怎麼今天就泛起了糊塗呢?

江父臉色陰沉,從座椅上站起來,衝到孟父眼前高聲質問,"孟博遠,今天你必須要給我們江家一個說法,當初是怎麼說的,你說我女兒過了門不會受半點委屈,可是現在呢?"

"老江,你別這樣!"江母上前將丈夫拉住,"不要激動!要是鬧翻了,若彤也下不來台啊!"

江業扭頭看了一眼女兒,眼瞼一垂,終是將所有的憤怒壓了下去。

孟博遠知道,今天這面子算是丟盡了,一邊安撫着江家二老,一邊派人將記者退出勸出去,可這幫記者像是狗皮膏藥,無論怎麼推都不走!

也難怪,這麼勁爆的新聞,誰捨得放棄!

江若彤掃過台下的混亂局面,以及父母鐵青的臉色,向來波瀾不驚的眼眸微微一暗,一抹怒意染上眼角。

她完全可以撒手不管,可若是此時離開,下不來台的出了孟家,還有江家!

"夠了!"江若彤低喝一聲,握着捧花的手微微收緊,"讓記者們過來,我有話說!"

台下眾人皆是面面相覷。

江若彤兩片唇瓣兒抿成了一挑直線,眼角一挑,衝着推搡記者的兩個人低聲喝道,"我現在是以孟家二少奶奶的身份命令你們!"

孟父立刻朝那兩人使了個眼色,兩人立刻退下去,記者立即蜂擁而上,爭先恐後的將話筒遞到江若彤眼前。

"請問江小姐,哦不,是二少奶奶有何話說?"

江若彤深吸一口氣,輕輕的揚高下巴,閃光燈對準了她的臉,咔嚓咔嚓響個不停,她下意識的看了一眼不遠處放着的兩枚鑽戒,藏在捧花下的右手摸了摸左手的無名指,……

"二少跟蘇茹的事,我知道!"

台下的人一陣唏噓,親朋好友開始交頭接耳的議論,就連兩家的老人都不敢相信江若彤的話。

"蘇茹小姐是寒琛和我的好朋友,今日一早,蘇茹本想來參加我們的婚禮,可卻在中途接到醫院電話,說她前天做的身體檢查出了結果,她得了腦癌!"

"什麼?腦癌?"記者幾乎是異口同聲。

江若彤惋惜的嘆了口氣,"是啊,當時蘇茹很悲傷,我怕蘇茹出事,所以讓寒琛立刻趕了過去,所以,寒琛才沒有來婚禮。"

"那他們共同出入酒店是怎麼回事?"記者繼續刨根問底。

"孟菲斯酒店旁邊就是本市最權威的心腦醫院,我想寒琛是帶蘇茹去休息的,還請大家不要大驚小怪……"

江若彤的話其實漏洞百出,記者也能聽出她是在為孟寒琛開脫,可若是江若彤把這事咬死了,他們也無可奈何。

幾分鐘後,知道挖不出東西來的記者被遣散,而江若彤獨自接受了神父的祝福和洗禮,戴上了婚戒……

孟菲斯酒店,總統套房

孟寒琛仰卧在舒適的沙發上,深沉的眼眸緊緊的盯在電視上,電視上正直播這他的這場『盛世婚禮』!

當江若彤說出蘇茹得腦癌的時候,孟寒琛差點被喝下去的那口水嗆死。

這女人,真夠會編的!

正在浴室里泡澡的蘇茹聽見孟寒琛的咳嗽聲,立刻裹了片浴巾跑出來。

她親昵的坐在男人身邊,一般給他順氣,一邊抽出紙巾擦去他嘴角的水漬。

"寒琛,你沒事兒吧……"

男人擺擺手,"沒事兒,咳咳……我沒事兒……"

蘇茹笑了一下,沉醉的看着他,堅毅的下巴,菲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樑,特別是那雙桃花眼,只要是輕輕那麼一掃,便似能要女人命一樣。

勾住男人的脖頸,蘇茹軟綿綿的趴在他的肩膀上,眼光掃過電視,臉色頓時一冷,拿起茶几上的遙控器直接把電視關了。

"寒琛,你看她做什麼?"

孟寒琛唇角一勾,"沒什麼,只是覺得她是個懂得周旋的女人。"

第2章 識大體

蘇茹咬緊雙唇,無疑,孟寒琛的這句話在她耳中變成了對江若彤的誇獎!

"寒琛……"蘇茹拉着孟寒琛的袖子,嬌滴滴的開始撒嬌,語氣間帶着委屈,"江若彤怎麼會不懂周旋,如果她不懂,根本不會這麼順順噹噹的嫁給你。"

孟寒琛摟住蘇茹的肩膀,"那你覺得誰會嫁給我?你嗎?"

蘇茹的臉部有一瞬間的僵硬,隨後輕輕問道,"寒琛,如果沒有江若彤,你……你會娶我嗎?"

男人狹長的桃花眼忽然綻放出攝魂奪魄的性感,"蘇茹,難道你還不明白自己的身份?"

蘇茹咬咬牙,雖然孟寒琛結了婚,但他不愛江若彤是事實,她要把孟寒琛搶過來,不,不是搶,這個男人,本來就是她的!

"那……如果我懷了你的孩子呢?"

"什麼?"男人原本含笑的眼睛陡然變得陰鶩,蘇茹心裏一慌,立刻否認,"寒琛,你,你別誤會,我……我跟你開玩笑呢……"

男人眼中的陰霾立刻散去,他抬手,摩挲了兩下蘇茹尖細的下巴,蘇茹心慌,覺得下巴處傳來陣陣的刺痛。

"蘇茹,別碰我的底線!"

蘇茹咬着唇,點頭答應。

不多時,孟寒琛的電話就響了,是母親李芳華,他剛按下接聽鍵,那頭便響起了母親歇斯底里的怒吼,"寒琛,你命令你十分鐘內必須回來,要不然,什麼後果你知道!"

說完,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孟寒琛揉了揉被震得發麻的耳膜,嘶了一聲,後果?又是挨鞭子嗎?

安撫了蘇茹幾句,孟寒琛起身,抄起西裝快步離去。

回到孟家,已經是下午,江若彤尚未脫去大紅色的旗袍便被李芳華叫道身前。

李芳華將她拉到自己身邊,握住她纖細的手指,在她的手背上輕輕拍了拍,"若彤啊……今天的事兒,就算有一萬個理由也是寒琛那孩子不對,不過,身在我們這種家庭,你也該知道,男人在外頭有女人也實屬正常,但你也別急,他現在年輕,等到年紀大了,定了性,便會對你一心一意了……"

江若彤淺笑,眼中未表露出任何情緒,"我知道的,媽,你放心,我絕不會和寒琛鬧的。"

李芳華欣慰的點點頭,"若彤,你真是識大體的孩子。"

今天的事已經鬧的沸沸揚揚,若是江若彤再與寒琛鬧起來,那麼孟家可算是家無寧日了,最麻煩的是那些媒體,更會死咬着孟家的事不放。

孟寒琛進來時,見到的場面便是婆媳兩個正在笑眯眯的說着知心話,他冷笑一聲,看來,母親如此生氣少不了江若彤的挑唆!

李芳華挑眉看了一眼孟寒琛,神色淡淡,"你捨得回來了?"

孟寒琛似笑非笑的掃了一眼江若彤,並未搭茬,只是逕自上了樓,"我累了,先休息了!"

"你這孩子,你……"李芳華的聲音在孟寒琛巨大的關門聲中戛然而止,李芳華無奈的嘆了口氣,轉而望向江若彤,語重心長道,"寒琛這孩子從小就被慣壞了,以後你還得多擔待。"

江若彤點了點頭,李芳華有交代了幾句才讓江若彤上樓。

推開卧室的門,江若彤便聽到浴室中傳來嘩嘩的水聲,她蹙了蹙眉,也不知道孟寒琛是什麼愛好,竟然把浴室設計成了全透明的,變態!

視而不見的從浴室門口走過,全然置孟寒琛的絕佳身材於不顧,江若彤走到床邊,從大紅色的包內掏出了那份早已起草好的協議。

她不過25歲,不能將青春耗費在一個不值得的男人身上!

十五分鐘後

孟寒琛圍着塊浴巾走浴室中走出來,他發梢上掛着水珠,低落在結實的胸肌上,一路下滑,直到平坦的小腹……

江若彤維持着方才的坐姿不懂,眼瞼低垂,也不看他。

孟寒琛甩了甩頭髮,朝着江若彤挨過去,不得不說,她的確是個美人,身材纖細修長,胸前有料,櫻桃小口,彎眉大眼,只不過……他不喜歡心機太重的女人!

"二少,看夠了嗎?"江若彤對他的靠近相當反感。

他的長臂忽然搭在她的肩膀上,薄唇湊到她的耳邊,"江若彤,你的膽子不小,竟然敢在背後陰我!"

江若彤猛地轉過頭,因為距離太近,唇尖差點撞上男人的鼻尖,她向後一縮,撥開男人的手,冷聲道,"你被罵是你自己作的,和我有什麼關係?"

"我說的不是這個……"

"那是哪個?"

"你在記者面前說什麼?蘇茹得了腦癌?"想想都覺得好笑……

原來是為了蘇茹!

第3章 婚後協議

江若彤挑眉,"那我敢問二少,那種局面下,你想讓我怎麼說?祝你們天長地久,白頭偕老嗎?"

男人抬手鉗住她精緻的下巴,力道一點點的加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明日一早的報紙你會成為深明大義的孟家二少奶奶,而我,就會成為拋棄原配的浪蕩子!"

江若彤揚手打開他的手,冷聲反問,"難道不是麼?"

男人只覺得手背一痛,低頭一看,竟被她的指甲劃出三道口子,這女人,夠辣的,第一天就讓自己挂彩了,這再往後,豈不是要吃了自己!

"欠收拾!"

話音剛落,孟寒琛猛地揪住江若彤腦後的髮髻,強迫她仰起頭,薄唇猛地覆上她的唇瓣……孟寒琛這麼做,本意是想給她點懲罰,可沒想到這一吻下去,竟然發現她的味道真不錯,不同於其他女人做作的香水味,她的口中有一種天然的馨香,讓人忍不住的去探索……

正當孟寒琛請不自己的想加深這個吻時,嘴唇忽然傳來一股劇烈的痛感……

"唔……"

男人不得不推開,拿手一抹,出血了!

女人,你夠狠,短短三十分鐘,讓他兩次見血!

"你屬狗的?"男人怒喝。

"不是,我屬虎!"

的確夠虎的!男人疼的嘶了一聲。

江若彤揚起下巴,眼神倏然一冷,用指尖擦去唇邊腥甜的血漬,隨後攏起散落的秀髮,道,"孟寒琛,你別以為你委屈,其實我也不情不願,所以……"

"什麼?"男人挑眉。

江若彤抄起身邊的協議扔過去,"簽了吧!以後你在外頭作出花來我都不會管你!"

孟寒琛拿起來瞄了兩眼,在看到題目明晃晃的四個大字後,男人的臉色從古銅變成了鐵青!

婚後協議?

再往後看,男人的臉又從鐵青變成了深紫。

總結起來,她這份協議的內容便是:婚期三年,互不干涉,互相尊重,互不碰觸!

孟寒琛將協議扔在地上,恨不得在踩上兩腳,這麼漂亮的老婆只能看不能碰,真不是他風格!而且,眼前這種狗血劇情向來是他專用的,今天竟讓這小女人使出來了,不爽!極度不爽!

"幹嘛扔了?"那可是她辛辛苦苦,一個字一個字打出來的。

"因為它是垃圾!"孟寒琛惱火的蹙起眉頭,轉身躺上了床。

江若彤想推他,可她似乎想起了什麼,輕輕一笑,道,"難道是二少怕自己對我有反應?"

聞言,男人扭過身,眼底閃過一抹笑意,"江若彤,在跟我玩之前,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這種拙劣的伎倆,我不會着了你的道!你想讓我簽是嗎?我就不簽!我讓你天天擔心,夜夜睡不着!"

江若彤恨得牙根直痒痒,不過臉上依然保持着淡淡的淺笑,連說話的語氣都未露出半點不悅,"好啊,二少不簽,我求之不得,這樣我就可以生生世世賴着你不走了!明天我就去找蘇茹,還有你的那些二三四五奶,讓她們嘗嘗什麼叫正房的鐵腕政治!"

男人的眼睛一錯不錯的看着她,威脅他?

與生俱來的霸氣無形之中給江若彤一種壓力,她瞬間覺得周圍的空氣都變得冰涼,這個男人,有着一種近乎冷酷的魅力

男人伸出分明的手指,陡然鉗住她的下顎,江若彤疼的嘶了一聲,覺得顎骨都要被他掐歲了。

"威脅我的人,只有兩條路,一是死……"

江若彤盯着他,男人眼中那勢如破竹的霸氣依然不減,他冷笑着緩緩開口,"二是生不如死!"

"放開!"她用力揮開男人的手,揉了揉幾乎要碎裂的下顎,眼光憤恨,"孟寒琛,我江若彤偏偏要走第三條路!"

她要活下去,而且要活的風生水起!

男人鋒利的眉角輕輕一挑,這個女人,越來越有意思了……

孟寒琛雙臂交疊着枕在腦後,目光倏然變得悠閒起來,他看着江若彤認真的臉,唇角挽起一抹冰冷的弧度,"江若彤,我給你第三條路,那就是和我上床!"

"你……無恥!"江若彤臉色倏然通紅,她沒成想,男人會不要臉到這種程度!

孟寒琛好整以暇的看着江若彤,忽然從床上跳下去,撿起地上的協議,又從抽屜里拿出一隻簽字筆,龍飛鳳舞的簽上了他的大名。

他打心眼裏討厭這門婚事,可這個婚,又不得不結,畢竟,孟良晟與他在孟氏中分庭抗禮,如果想將他打到,就必須藉助外在力量,而江家,是最好的選擇!

方才的那些話不過是氣氣他,其實,他倒是十分願意簽,畢竟,他也認為這樁婚姻持續不了多久……

將其中的一份協議丟過去,男人揚了揚自己手裏的那份,陰冷的笑了兩聲,道,"江若彤,你是我見過最有種的女人。"

第4章 蠢女人

江若彤瞅了他一眼,側身將協議揣進包里,又扭過頭看向男人,"二少,你放心吧,只要你不傷害我,你在外頭的事我都不管!"

男人別過目光,不過片刻功夫,眉頭又微微一蹙,道,"我可以不傷害你,但是,你也要守住本分!明白?"

江若彤笑了笑,"這點二少放心。"抬手指了指窗外,道,"二少,時間不早了,該睡了……"

孟寒琛的嘴角溢出輕蔑的笑意,"方才裝的跟貞潔烈女似的,現在又急着上我的……"他床字還沒說出口,只見江若彤已經把枕頭被褥搬向沙發,他臉色一怔,"你幹嘛?"

"二少,以後我睡沙發!"

孟寒琛並未看她一眼,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轉身走到床邊躺了進去……

翌日清晨

江若彤洗漱完畢,穿戴好之後,便挽着孟寒琛的胳膊出了房門。

樓下,孟博遠和李芳華已經坐在桌前,見小兩口恩恩愛愛的模樣,李芳華咧嘴一笑,問道,"若彤,昨天你換了地方,可還睡的習慣?"

孟寒琛瞥了身邊的女人一眼,不等她回答,便搶白道,"跟頭死豬一樣!"

江若彤不着痕跡的在男人的腰上掐了一把,昨天她真的是太累,以至於在沙發上都睡了很沉。

男人不適的扭了一下腰,這女人,除了掐就是咬,天生的害人精!

"寒琛,你這嘴裏就沒一句正經的。"孟博遠睨了兒子一眼,對昨天的事隻字不提。

"爸,我和彤彤說話,都是這樣的……"

江若彤眉梢一挑,彤彤?我和你有那麼熟嗎?

這時,孟良晟從二樓下來,原本的說笑聲立刻消失,李芳華愣着一張臉,眼角泛出冷漠的鄙夷,甩出三個字,"開飯吧。"

江若彤立即意識到,在這個家裏,孟良晟是不受人重視的,甚至是不受歡迎的……

她陡然想起父親曾提起過他的身世,似乎是孟博遠年輕時在外頭的造的孽,十歲的時候才被送回孟家……

孟良晟跟江若彤和孟寒琛打了招呼,隨後走到飯桌前坐定,吃了早餐便與眾人一一別過,乘了車去上班,席間他未說過一句話,臉上甚至沒有一個多餘的表情……江若彤忽然覺得,孟良晟,真的很可憐……

隨後,孟寒琛和孟博遠也去了公司,不久,江若彤就接了一同電話,和李芳華交代了一句她便匆匆離去……

打車來到約好的地點,蘇茹已經等在那裏,見江若彤走進來,蘇茹摘掉茶色墨鏡,朝她擺了擺手。

江若彤走過去坐下,蘇茹已經點好了東西,江若彤覺得奇怪,為什麼在咖啡廳,蘇茹要點奶茶。

"找我有什麼事兒?"江若彤率先問,她不喜歡拐彎抹角,也不會笨到以為蘇茹找她是為了談心。

"我聽說我得了腦癌。"

江若彤啜了一口奶茶,抬起眼瞼,"如果只是為了這件事,那我先走了!"

聞言,蘇茹的雙眉立刻一皺,她暗自咬了咬牙。

江若彤,你儘管得意,我看你還能得意多久!

蘇茹忽而一笑,用勺子在被子裏攪拌了兩下,"昨晚,寒琛碰你了嗎?"

江若彤恥笑一聲,覺得眼前的女人實在可笑,"這個你應該去問孟寒琛!"

蘇茹心裏像是被狠狠一刺,臉色一僵,不過轉眼又被掩飾的很好,"不用問我也知道,他答應過我,不會碰你!"

這話,是說給江若彤的,也是說給自己的!

是的,孟寒琛絕不會碰她!絕不會!

江若彤嗤笑着站起身,她還以為孟寒琛的品味有多高,沒想到竟喜歡這種又笨又蠢的類型,口味真重。

"蘇小姐,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可轉身之間,手腕卻被蘇茹拉住,江若彤垂眸,對上蘇茹那雙泛着光澤的雙眼,等待着她即將說出的話,她相信,接下來的話才是蘇茹真正想說的。

蘇茹深吸一口氣,她愛孟寒琛,愛的發瘋,她不能允許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所以,她乾脆一不做二不休……

"我懷孕了!"

江若彤挑眉,"哦?"

"是寒琛的孩子!"說着,她已經將手蓋上了自己的小腹。

江若彤放下手中的皮包,手指捕捉痕跡的按了一下皮包的某處,重新落座,眼神直直的盯着蘇茹,蘇茹也並不迴避,喉嚨里慢慢泛出哽咽,"江小姐,我求求你,放過寒琛吧,寒琛說了,他要這個孩子,只是他不知道如何和你提出離婚,怕傷害你……"

江若彤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她知道蘇茹蠢笨,卻沒想到她蠢的要死!

第5章 你算什麼東西

"你確定你懷孕了?"

蘇茹堅定的點了點頭,"我怎麼可能拿這種事跟你開玩笑,江小姐,你就成全我和寒琛吧。"

江若彤的眼神中帶着些許嘲弄,"我婆婆一直很希望寒琛能儘快有個孩子,現在蘇小姐懷孕了,自然是好事,不過為保萬一,我有必要先帶蘇小姐去做一下身體檢查!走吧!"

說着,她拉起蘇茹的手腕便往外拖,蘇茹這下慌了,她以為江若彤和一般的女人一樣,一聽說自己有了孩子便會方寸大亂,甚至回家和孟寒琛大吵大鬧一場,沒想到她竟會如此冷靜!

"放手!你給我放手!"蘇茹用力擺脫江若彤的鉗制,由於慣性,她身子向後一個趔趄,腰部重重的撞在桌角上,可她卻像沒事兒人似的指着江若彤大吼,"就算是去做檢查,也是寒琛陪着我去,你算個什麼東西!"

江若彤不以為意,"我的確不算什麼,可是蘇茹,你這麼大好的年華,何必在孟寒琛身上栓死?"

"這是我的事,不需要你來管,神經病!"蘇茹嗤笑一聲,扭頭就走。

江若彤看着蘇茹離去的背影,眼光一暗,從包中拿出了手機,按下錄音中斷鍵……

蘇茹離開咖啡廳後並沒有回家,她不甘心,不甘心就這樣放走自己的幸福!她開車來到孟家,趕巧,她的車子剛停下,便看見李芳華的專車從裏頭緩緩行駛出來。蘇茹立刻下了車,站在門口等着。

司機老王老遠便看見蘇茹,問道,"夫人,蘇小姐在前面,要不要停車?"

李芳華抬起眼瞼,勾了一下唇角,蘇茹這女人,還真不識相!

"不必,直接開過去。"

"是。"老王踩了一腳油門,車子快速的從蘇茹眼前駛過!

車子行駛的速度太快,繃起路邊的一顆石子,不偏不倚打在蘇茹的額角,頓時鮮血如柱。

蘇茹捂着額頭,蹲下身,鮮血從指縫中流出來,李芳華從後視鏡中看到這一切,輕搖了下頭,"老王,把車子倒回去吧。"

車子按照指示倒回,李芳華將車窗放下,看似關心,眼底卻泛着疏冷,"這不是蘇小姐麼,你怎麼受傷了?沒事兒吧……"

蘇茹慢慢的站起來,咬着嘴唇,臉色有些難堪,即便她再傻,也看得出剛才李芳華是故意為之。

"伯……孟,孟夫人……"到了嘴邊的伯母被蘇茹硬生生的吞回去。

李芳華點了點頭,笑道,"蘇小姐怎麼會在這兒?"

蘇茹總不會說她是特意來找李芳華的,只能難堪的道,"我……我來這邊有事……"

"是麼……"李芳華就在商場中斡旋,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蘇小姐有時間可以來家裏坐坐,我兒媳婦燒了一手好菜,你可以嘗嘗。"

蘇茹臉上的難堪再也掩飾不住,顫抖着嘴唇,"孟夫人,我……我……"

"蘇小姐!"李芳華淺笑了一下,淡淡道,"你和寒琛的那點事我知道,不過蘇小姐,我以一個過來人的經驗告誡你,婚姻都講究門當戶對,蘇家不過是個小戶人家,孟家,絕不是你們能高攀的上的。明白?"

蘇茹狼狽的後退兩步,額頭的傷口似是比剛才還要痛上幾分。

李芳華不愧是能坐穩孟夫人這個位置幾十年,字字見血,蘇茹被說的體無完膚。

"明白……"

"蘇小姐是個明白人,跟你說話就是痛快,還有,我以後不希望在孟家的門口在見到你,我相信,寒琛也不願意,再見。"

車窗緩緩被拉上,純黑色的轎車與蘇茹擦身而過,蘇茹緊抿着嘴唇,她本想見李芳華一面,也許李芳華會對她有些許憐憫,沒想到,她的心竟然比江若彤狠上許多。

老王在車內放了輕音樂,透過後視鏡看向車後,忽然一驚,"夫人,你看,是二少奶奶。"

李芳華向後看了一眼,果然看見江若彤朝着蘇茹走過去。

"夫人,這二少奶奶看似和蘇小姐見過呢。"

李芳華抿了抿嘴唇,"蘇茹是個糊塗人,江若彤也比她強不了哪去,這種女人,不乾乾脆脆的處理掉,留下來只會成為後患!"

說完,她便撥通了江若彤的手機。

"餵,媽……"江若彤本想處理一下蘇茹的傷,可一見婆婆的電話,立即走進了宅邸。

"若彤,你是個聰明人,我想在蘇茹這件事上,你應該知道怎麼做,拖泥帶水不是辦法,要做就做的乾脆利落,不要讓我們長輩給你擦屁股!"

語畢,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江若彤怔怔的看着嘟嘟直響的手機許久,手指微微收緊,她原不想如此決絕,可留下蘇茹,自己的日子就不好過……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0246302&ver=967&signature=gkcBrX4bH9FbuANC1oqmmwL4GBUfJSeayn3iJP7sh9k0MSOFBI1QT61Z*iAzvtzK7TsawX42bulruSZvOmwA1TMlPKiMC3PqZxY*MZkum214LrgHyqvXg27HJ1Tw3p0r&new=1


Tag:
本文鏈接:http://www.hosepvc.com/156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