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自行車亂象調查:正規車不受歡迎 超標車大行其道

作者:Deborah 發表日期:2018-09-28 13:23:15

原標題:電動自行車亂象調查:正規車不受歡迎 超標車大行其道

湖北日報訊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鄧偉

134人受傷,26人死亡。

今年前4個月,全省電動自行車引發的交通事故頻發。不守交規、超速行駛是主因。據媒體報道,很多城市的交通事故,大部分跟電動自行車有關。

早在1999年,國家就對電動自行車制定了技術標準,要求「設計時速不超過20公里」,多地也陸續出台電動車銷售目錄,嚴禁出售超標車。然而,屢見不鮮的是,「嗖」地一下從路口穿過的電動車,時常和汽車並駕齊驅,實際時速在40公里以上。

禁令之下,這些超過限速標準的電動自行車從何而來?湖北日報全媒記者對此展開調查。

一家專營店竟八成超標

5月16日上午,記者以顧客身份,來到位於武漢市楊園南路的一家電動自行車專營店。

這是一家不到30平方米的臨街門面,店裏擺放着20餘款電動車。「能上牌的只有3款,你去看牆上的那張表。」店門前,身穿白色上衣的小伙子忙着幫人修車,「剩下的都是超標車,上不了正規牌照。」

仔細一看,小伙子說的「那張表」,實則是一份承諾書——「2017年7月14日,本市頒佈了第四批電動車目錄。我店鄭重承諾,誠信經營,所售車型嚴格按目錄標準執行,絕不賣超標車。」

承諾書下方,附有5款電動車的圖片,其中3款是店家承諾可以上牌的車型。「如果想買跑得快的超標車,行不行?」

店裏一名穿紅色上衣的中年男子回答:「要麼躲着用,要麼套個牌。」

正規電動車變身超標車

「想要跑得快,買標準目錄里的電動車一樣也可以。」

見記者舉棋不定,紅衣中年男子繼續說:「你先買個合標電動車上牌,然後我們幫你把限速器一拆,照樣可以跑得飛快。」「一分鐘就可以給你搞定。」白衣小伙子搭腔,並指着一台銷售目錄里的電動車說,「這輛車,限速器一拆,時速能到100公里。」

紅衣中年男子接着勸說,電動車不像汽車一樣需要年審,限速器拆了沒有人管。

記者離開該店後,又相繼到武昌南湖、漢口三陽路等多家電動車銷售點探訪,發現為電動車解除限速的方式五花八門。

最常見的是,剪斷隱藏在車後架下面的限速線。有的限速線插頭位於車座下方,可以自行拔掉。有的甚至還可以通過隱藏按鈕切換模式,將限速打開或關閉。

湖北聖寶龍電動車有限公司負責人翁小平介紹,按照國家標準生產的電動車在出廠時都加裝了限速裝置,可以在時速達到20公里後不再加速,但由於限速系統和動力系統相對獨立,且國家技術標準中沒有「防篡改」的要求,部分生產廠家為了迎合市場,會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出廠時的產品是合規的,但使用者自己去解除限速,生產廠家就管不了了。」

記者還發現,少數商家為了牟利,哄騙消費者購買超標車。

家住武昌的丁女士3個月前在南湖購買了一台電動車,時速可以開到50公里。得知自己買到的是超標車,上路會被交警查處,丁女士感到很詫異。因為直到如今,她還聽信着商家的謊言:騎電動車出門,只要把發票帶着就行了,交警查起來,能證明車子不是偷的就沒事。

超標車充斥大街小巷

掛着正規牌照,卻開着超標車的速度,那些拆除了限速裝置的超標車,無疑是一大安全隱患。

社會對電動自行車的需求量極大。快遞和外賣行業,是使用超標車的重災區。

5月17日中午,正值外賣送餐高峰,記者駕車沿武漢市徐東大街以40公里的時速行駛,短短兩公里的路段,先後被8輛送快遞和外賣的電動自行車超車。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快遞小哥坦言,快遞和外賣的從業人員都是按派單量計算工資,如果按照20公里的時速騎行,一天的派單量起碼要打七折,一個月下來,要少賺兩千多元。「就算買一台新的電動車,也只要三千塊錢。」

記者了解到,2013年10月,武漢市開始禁止超標電動車在三環內通行。當時,該市郵政快遞行業98%的電動車都是超標車,面臨巨大衝擊。該市郵政管理局聯合市政府法制辦、市交委、市交管局等有關部門專題調研,建議對郵政快遞行業超標電動自行車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允許上路行駛,以「人車配對、統一車型、統一標識、統一顏色、統一編號」的方式管理。最終,該方案並未實現。

如今,雖然快遞和外賣行業的超標電動車也逐漸被淘汰,但大多數都搖身一變,變成了懸掛着正規號牌的「隱形超標車」。

劣幣驅逐良幣

明令禁止生產和銷售的超標電動車,為何大量出現在專營店裏?明知超標電動車不能上牌,商家為何還誘導消費者去購買?

翁小平向記者透露:「2010年前後,我們省有17家電動車生產企業,到現在只剩下我們一家了。」全面禁止生產銷售超標車時,參照的還是國家1999年頒佈的《電動自行車安全技術規範》。相比實際需求,這個標準有些落後,而且絕大多數指標都不是強制性。

一時間,正規廠家嚴格按照「國標」生產的電動車不受歡迎,一些無資質小廠違規生產的超標車,反倒佔據了市場絕大部分份額。「很多超標車都是拼裝起來的,電機、車架是舊件翻新的,車身塑料要薄一些,制動裝置也是偷工減料,銷售價格要便宜近千元。」翁小平介紹,銷售方追求更多利潤,消費者安全意識也沒有跟上,為超標車的野蠻生長提供了土壤。

翁小平建議,肅清電動車生產環節,不僅要監管好正規廠家,更要讓無資質的小廠無處藏身,把好整個產品供應關。此外,還應在銷售環節建立動態巡查機制,嚴查銷售超標車的商家。「畢竟,購買超標車的消費者,不會去舉報賣車的商家。」


本文來源:http://news.sina.com.cn/o/2018-05-24/doc-ihaysvix6140447.s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hosepvc.com/1349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