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活1700萬,12年的網易有道才估11億美元?

作者:Fiona 發表日期:2018-09-30 01:17:20

融資發佈會現場

芥末堆 小筱 4月17日報道

北京時間4月17日下午,網易有道以發佈會的形式,正式宣佈其完成了自2006年成立以來的首次戰略投資,投後估值為11.2億美元,由慕華投資領投,君聯資本參投。這樣一次投資,讓有道從網易集團佈局教育的兩條「大腿」之一(另一為網易教育事業部),直接「晉升」為中國教育行業的又一支獨角獸。

有道融資披露之後,芥末堆迅速連線了多位投資人,詢問觀點,大家一致認為:這是比較理性的估值。

12年有道:從技術到教育

經歷過從0到1,再到100的創業者經常說,大公司都是「熬」出來的。而成為獨角獸的路,網易有道花了12年。

2006年,有道成立在一個門戶爭相進軍搜索的時間點。那時的Google還未退出中國,搜尋引擎的競爭格局也尚未確定。因此,在丁磊將剛畢業的周楓從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挖」回來時,心心念念的還是搜索。

在一次採訪中,有道CEO周楓也向芥末堆坦言,用機器搜索的方式建立詞條,做出當時第一個詞條規模達千萬級別的網絡詞典,對那時的有道來說也是一個「無心插柳」的過程。而在那之後,有道詞典成為了網易有道所有後續發展的根基。

同搜索一樣,詞典及其背後所衍生的機器翻譯,也是一個對技術能力要求極高的互聯網領域。因而不論是搜尋引擎還是詞典,技術都被當做了有道的核心競爭力。時至今日,網易有道在中英、中日、中韓等機器翻譯領域,都佔據着頗為靠前的位置。

但對網易有道及其母公司網易來說,技術所帶來的價值可能更多被體現在了產品端。在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之後,有道開始成為一家非常會「做產品」的公司。除詞典以外,雲筆記、翻譯官、口語大師、語文達人等諸多具備教育屬性的工具類產品,成為了人們手機中的常備App。在一些互聯網分析人士看來,如果僅就移動端App的表現來看,有道團隊撐起了網易在手機上的「半邊天」。

根據此次公佈的數據,截至2017年12月底,網易有道的工具型App已經形成了日均活躍用戶超1700萬的產品矩陣,總用戶規模超過8億,其中詞典用戶超過7億。

以免費的工具型產品切入,有道獲得了數億級別的「教育流量池」。顯然,這也是其將主要業務方向轉向在線教育的信心所在。

「從用戶規模來說,我們非常有信心的說有道已經是國內用戶量最大的在線教育的品牌。」周楓說。

從工具到課程,教育的IP邏輯

因此,在2014年宣佈「正式進軍在線教育」,推出有道學堂(後更名為有道精品課),也就並不令人意外了。

在那時,在擁有大量流量的基礎上的教育平台生意,被包括巨頭BAT在內的大量公司看好。但最終有道所選擇的,卻並非要做以規模取勝的「教育淘寶」,而是以名師IP為主要賣點的「嚴選」模式。2016年末所發佈的 「同道計劃」,即將這一思路展現的非常明顯:投入 5 億孵化 20 個教育工作室,在每一個細分領域扶植一個爆款IP。

根據此次發佈會所公佈的「成績單」,同道計劃在過去一年半內,相繼孵化出有道考神四六級、有道考研、有道高中牛師團、有道邏輯英語等課程IP ,並培養出了一批名師IP。據周楓介紹,2017年精品課用戶付費收入規模較2016年增長530%,學生數量達到300萬+,單課程同時在線學習人數接近5萬人,課單價平均800元。

現在,投入教育行業四年的周楓,以「TEACH」來概括網易有道的商業模式。

「T」為學習工具型APP帶來的用戶基數,也是網易有道一切業務的基礎;

「E」代表與優秀的老師的共贏。據周楓介紹,近40位合作教師中,2017年收入百萬的老師已經有23位;

「A」即人工智能。目前,有道翻譯的優勢技術集中在翻譯和學習場景下。作為在線翻譯界的領軍者,有道的NMT翻譯等AI技術正在逐步應用於在線教育業務。除翻譯外,網易有道上線了一系列面向教育AI一系列的技術,包括手寫答題判分技術、英語口語評分和計算代數系統。在本次發佈會上,周楓又宣佈手寫OCR、英文作文批改與判分等技術也即將上線;

「C」即高品質內容。有道自2008年起陸續引進了國內外的正版字典,在精品課平台上,有道也打造了面向5-9年級中小學生的中外教結合項目viva青少年英語,以及大語文系列課程等系列精品內容;

「H」為智能硬件,自去年年底發佈了首款智能硬件產品翻譯蛋後,有道在發佈會上宣佈推出了兩款即將推出的全新智能硬件, 有道翻譯蛋2代和有道詞典筆。

顯然,在早早完成用戶、流量的原始積累之後,過去幾年的網易有道在儘快補充其所沒有的短板。不管是招募名師、打造內容還是智能硬件的引入,其核心都是為「流量-轉化-變現」的商業邏輯服務。

新「獨角獸」,有道會是未來教育投資的數據標杆?

本輪網易有道是首輪整體融資,是網易繼網易雲音樂、網易味央之後第三個獨立融資的品牌,也是資本市場首次為已經12歲的網易有道「定價」。

「這一輪估值確實相對保守,融資的主要目的是看重投資方帶來的各方面戰略協同、行業和資本市場經驗。」周楓說。

每個創始人都會覺得自己公司估值便宜了,每個投資人都會覺得創業公司估值太貴了。關於估值,泡沫和感性,瘋狂度和合理性之間的矛盾在創投市場從來都是個有趣的話題,在教育行業亦然。

如果以時間為維度來觀察,教育公司的估值邏輯的確正在回歸理性。「相當合理的估值。」一長期關注教育領域的投資人評價道,「如果是跟誰學估值2.5億美元的那一年,有道這個數據估計要估值上百億美金。」根據公開資料,在2015年3月完成A輪5000萬美金融資的時間點,跟誰學擁有數百萬學生用戶,最高日營收達209萬。

在模式創新窗口已過的2018年,相比於流量規模,實際的營收能力成為更加關鍵的數據。「出場」即成為獨角獸的網易有道,憑藉的也更多是其流量基礎之下的課程變現能力。而續報、口碑與轉介紹等傳統線下教培邏輯,在曾經以「顛覆」為口號的在線教育行業中依然有效。

更為直接的結果則可能是,作為一家「老牌」的「新獨角獸」,網易有道將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成為教育行業衡量獨角獸的數據標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8600447_115563




Tag:
本文鏈接:http://www.hosepvc.com/108456.html